如何打贏EB-5的排期之戰

我們行業對EB-5項目延期和改革的立法進程所投入的關注是正確的。但是,無論接下來的立法改革多麼順利,除非排期問題成功得到解決,整個項目的未來前景依然風雨飄搖。


有些同行認為,如果一位中國投資人今日遞交I-526申請,他很有可能面對最少6年的排期時間。而其他人對排期時間的揣度也是長短不一。本篇文章並不涉及對將來排期時間的推測。無論排期時間最終是多長,很明顯其一定會長到降低需求,且讓EB-5這一選擇成為雞肋。


以下的事實不辯自明:

當下,國家簽證中心(National Visa Center)和移民局兩處有超過20000位獲得EB-5申請批准的移民申請人等待處理。同時,I-526正在審批的投資人也超過20000人,也就意味著這其中大約有60000位移民申請人。然而,每年只有10000位移民申請人能夠獲得EB-5的簽證。


在嚴峻的事實面前,EB-5行業需要找准工作重心,找出延長EB-5項目長遠壽命的解決之道。接下來讓我們來探尋一下可能的解決方案。


立法

現在每年的名額只允許大約3000位投資人家庭獲得簽證,且分配給單個國家的名額有總名額7%的上限。然而,現實情況是,85%-90%的投資人都來自同一個國家。我們需要說服國會的盟友這一數據是完全與現實情況偏離的。我們要通過實實在在的金錢數據來說明問題。譬如,如果國會同意每年10000名簽證配額是以投資人家庭為單位計算的(而不是現在按照每個移民申請人,包括家庭成員在內的人頭數計算),那麼每年能夠獲得簽證的投資人家庭就會是現在的3倍。這將直接導致每年新增5億美元的外國直接投資(以草案中擬定的80萬美元最低投資額計算)。如果之前參議院草案中每位投資人1萬美元的費用被涵蓋在最終的改革法案中,每年美國國庫單此項就會新增7000萬美元的收入。


所以,2016年的立法遊說需要集中精力,說服我們的盟友把重心轉移到解決越來越糟的排期問題上。那麼,我們在立法上有什麼途徑呢?以下是可能的途徑,而至於哪個途徑在政治上最為可行,則是立法者們更有權威回答的問題:

  1. 加入明晰的規定,確認國會是計劃將10000份簽證分配給10000位投資人家庭,而不是10000個包括家庭成員在內的申請人。如果在政治上更為可行,國會可以僅將這一規定適用於EB-5,而不是所有僱傭類移民種類。由於這將最終導致移民人的增加,這一途徑實現起來阻力重重。畢竟,國會不會同意增加移民人數已經成為廣為接受的信條。這也是為什麼我完全不將直接提高EB-5的10000份簽證名額作為可行的途徑之一。
  2. 重新啟用之前未用完的EB-5名額。之前的年份有大量的EB-5名額沒有使用是不爭的事實。但是,他們已經被其他移民種類使用了。基於此,這種途徑也很難達成。
  3. 向其他種類“借用”名額。最可能的借用對像是多樣性抽籤這一種類。儘管這一途徑獲得參眾兩院多數議員支持並非絕無可能,但至少有1,2位頗具影響力的議員會強烈反對此種作法,這也導致這一途徑很難成為現實。並且,儘管EB-5行業應該會對這一方案舉雙手贊成,移民遊說群體內很有可能出現分化。另一個可能的借用對像是EB-1這一種類(該種類針對傑出人才,優秀教授和研究員,以及跨國公司高管)。這一種類每年的40000份簽證名額有許多沒有用完而被分配到了其他種類,但並沒有分配到EB-5這一種類。
  4. 取消EB-5中每個國家的名額上限。這一途徑在其他僱傭類移民種類的討論中一直存在,但也同樣飽受爭議。基本上,它會導致EB-2和EB-3種類印度和中國的申請人進度加快,而其他國籍人士進度放緩。基於EB-5種類下中國申請人的比例十分龐大,如果這一規定僅限於EB-5這一種類,那麼有可能降低其爭議度。但基於同樣的原因,這一“解決方案”依然很有可能繼續造成中國投資人冗長的排期。儘管如此,這仍然好於我們現在面臨的窘境。我也想說明,將一些規定特別適用於EB-5並非沒有先例。例如,法律將《移民與國籍法》第245(k)條款適用於EB-5之外的其他僱傭類移民種類。同時移民局對除了EB-5以外的其他僱傭類移民適用同步申請。
  5. 為已經申請(或者以獲得批准)的EB-5申請投資人提供法律下的途徑,使得他們在簽證名額等待期能夠入境和停留美國。讓我們來討論下幾種方案。一種方案是賦予移民局特殊的,針對EB-5獲批的投資人的豁免權。這一豁免權能夠讓投資人及其家庭作為豁免人入境,且可能在等待時間裡延長豁免身份,直到成為有條件綠卡持有人。另一種可能性是為那些在美國至少投資50萬美元的投資人設立一個非移民的簽證種類。這也就類似E-2條約投資人。現今該類別僅適用於與美國有友好,通商航海,或者雙邊投資協議的國家。

訴訟

之前我有發文專門討論過通過訴訟途徑,對國務院以及移民局針對10000份EB-5投資人名額是包含家庭成員的這一現行法律的解釋提出挑戰的可能性。具體的法律討論我就不再贅述,而我的結論是,現行法律只有在計算國家名額上限時需要考慮家庭成員,但在全球配額計算時不應該考慮家庭成員。而如果我的結論是正確的,也就是如果家庭成員並不在EB-5全球配額計算中予以考慮,那麼每年10000份EB-5名額就足以滿足現行需求,也就意味著國家名額上限就不會生效。


但這並不意味著訴訟很有很大機會獲得成功。基於一個叫做“Chevron尊重”的法律原則(也就是除非法律規定明確,法院會更傾向於尊重政府部門對該法律的一致性解讀),訴訟在現實情況下十分困難。或許,它的成功率不會超過25%。儘管如此,在沒有其他解決途徑的情況下,有25%的機率解決一個大問題依然不失為一個好方法。由於我很難想像任何單個投資人會在資金上支持這一大型訴訟,這一訴訟可能需要由在EB-5上分享有大量利益,且將深受排期所累的開放商們在資金上提供支持。


行政政令

作為當事人,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們此前差一點就說服白宮通過行政政令的手段將10000份簽證名額詮釋為10000個投資人家庭。但是,現下該途徑的成功機率十分渺茫。由於白宮擔心被起訴,以及最少一個政府機關的強烈反對,這一努力最終宣告失敗。


對於行政政令這一途徑而言,更可能的方式是對已經獲批的EB-5投資人行使豁免權。這和之前立法那一部分討論的概念是一樣的。而行政部門本身已經具有了豁免權,所以就不需要立法機構的參與了。


那麼,為什麼行政機關要豁免受排期影響的EB-5投資人,而不豁免其他僱傭類移民種類下同樣受排期影響的申請人呢?答案是,其他種類的申請人在等待排期的時間裡入境美國,在美國工作以及延長在美的停留時間這些問題已經通過法律和法規得到了解決。具體而言,EB-2和EB-3的申請人在等待排期時可以通過H-1B工作簽證入境美國,且能在他們等待排期獲得永久綠卡資格之前無限期延長他們的簽證。通過行政政令豁免EB-5投資人僅僅是讓他們獲得和其他種類申請人同等性質的待遇。


另一個行政政令的可能性與簽證排期表(Visa Bulletin)相關。 2015年10月1日起,簽證排期表多了一項叫做“遞交簽證申請日期”的單獨種類。移民局可以允許那些優先日期早於該“遞交簽證申請日期”且在美境內的EB-5申請人遞交調整身份申請,且讓兒童狀態保護法自該申請遞交日起就開始凍結子女的年齡。


無論如何,在這一場數字遊戲中,沒有輕鬆的贏家。但是,如果這一問題沒有及時和成功的得到解決,我們都將成為輸家。


而現在的問題,不是哪一個途徑是最佳途徑。所有途徑都要同時進行。只要我們在任一途徑上獲得成功,就算其他嘗試全部失敗了,也算是成功。最重要的,是每一個參與2016年EB-5事項立法遊說的成員都應該將這一問題列為重中之重。


在以上任一途徑成功之前的替代選擇

在現行的法律中,事實上已經存在了一個移民之前的投資人簽證種類,也就是E-2條約投資人簽證。不幸的是,美國和作為EB-5唯一受排期影響的中國並未簽訂投資協議。儘管如此,這並不意味中國人無法獲得E-2簽證。中國人士能夠通過花費相對廉價的資金,在相對較短的時間裡,在不需要移民監的情況下,獲得其他許多國家的公民權。而對於E-2而言,美國政府承認這些購買獲得的他國公民權。這些國家當中有一些與美國有雙邊的投資協議。


投資移民律師組織(Investment Migration Council)是一個從事投資性移民,且專門服務於想通過投資形式獲得他國公民權客戶的國際組織。我們律所是這一組織的北美區辦公室。如果您對這一替代選擇感興趣,請和我們的辦公室聯繫。


文章轉載: http://www.klaskolaw.com/chinese-content/%E6%95%B0%E5%AD%97%E6%B8%B8%E6%88%8F-%E5%A6%82%E4 %BD%95%E6%89%93%E8%B5%A2eb-5%E7%9A%84%E6%8E%92%E6%9C%9F%E4%B9%8B%E6%88%98/